[浅谈钟惺诗歌中的关注现实诗作] 诗歌大全100首

发布时间:2019-06-11 01:36:45 来源: 法律咨询 点击:

  摘要:钟惺诗歌不仅数量众多且内容丰富,但人们往往关注他的写景诗作,其实钟惺对于现实同样?#27973;?#20851;注,他有不少关注现实、深入生活的文章,其中包括对国家战争、政局混乱、人民疾苦的关注。
  关键词:钟惺;诗歌;关注现实
  作者简介:梁琨(1983-),女,河南新乡人,新乡学院文学院助教,研究方向:元明清文学。
  [中图分类号]:I2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2013)-7-0-01
  钟惺幼年熟读古书,?#26377;?#23601;立志长大为国尽忠,他的这番理想虽未实现,但是几十年来为之付出的努力确实?#27973;?#24515;实意的,十八岁补诸生,三十七岁中进士,寒窗苦读十几年就是为了能够进入仕途,建功立业。尽管他的官职不高,但这并不影响他对于现实的关注,很多诗歌都是都是对当时的现实有感而发的。
  一、对国家战争的关注。如《悬军》:
  闻道刑司马,悬军驻岛夷。圣人宽外惧,小国望王师。休戚关何事?恩威在此时。尔邦全仗汉,供亿莫言疲。[1]
  这首诗作于万历二十七年,是《隐秀轩集》中有年代可考的最早的一首,根据这首诗的内容,估计是钟惺早年诗集《玄对斋集》中的一首。万历二十五年,日本统治者丰臣秀吉发动对朝鲜的侵略战争,战争刚开始朝鲜军队就溃不成军,由于当时中国?#27973;?#40092;的保护国,朝?#26102;?#21521;中国求救。诗中的“小国”指的就?#27973;?#40092;,“王师”指明朝,万历帝知道后马上出兵支援,派邢阶为?#24826;椋?#24635;督蓟辽保定军务经略御倭,“恩威?#26412;?#22312;此时展现。由于朝鲜军队的战斗力太差,所以战争
  基本上就是明朝军队与日本军队展开的交锋。这次战争异常艰苦,日本军队在人数上占绝对优?#30130;?#26377;些战场甚至出现过以一?#24826;?#30340;情况。在这种不利的形势下,明朝军队基本上是靠智取。战争最后以中朝胜利,日本失败而告终。从这场战争可以看出,虽然明朝的政局出现动荡,但是军队的战斗力还比较强。朝鲜方面十分感谢明朝军队参加战斗,“尔邦全仗汉,供亿莫言疲。”除这首诗外,钟惺还有一些?#20174;?#25112;争的诗歌,包括后期抗击后金的诗歌如?#35835;?#38451;陷后闻友人张任甫先赴?#25991;?#20043;召得书询知尚未出关欣慨交心勉其后图》、《丘长孺将赴辽阳留诗别友意欲勿生壮惋之余和以送之》等等都表现了他对于国家?#21442;?#30340;担心。
  二、对政局混乱的关注。如《邸报》:
  日余生也晚,前事未睹记。矧乃处下流,朝章非所识。三十馀年中,局面往往异。冰山往崔嵬,谁?#40092;?#34690;臂?片字犯鳞甲,万里御魑?#21462;?#30446;前祸堪怵,身后名难计。迩者增谏?#20445;活?#30053;已备。褒诛两不闻,人人争幕义。请剑等寻常,折槛何容易?撩须料不咥,探颔何须睡?众响忽如一,一辞申数四。?#27827;?#29579;正月,邮书前后至。数十万馀言,两三月?#24826;隆?#37326;人得寓目,?#24459;?#21497;且悸。耳目化齿?#28291;?#19990;界成骂詈。哓哓自哓哓,愦愦终愦愦。雄主妙伸缩,宽容寓裁制。并废或两存,喧嘿无二视。?#20081;?#22797;何名,上亦复何利?议异反为同,?#31350;?#24656;成闭。机彀有倚伏,此?#34015;?#19981;细。遘兹不讳朝,杞人?#38047;?#30031;。[2]
  对于当时政局的混乱,钟惺也是深有感悟,如这首《邸报》。这首诗创作于万历三十七年,是万历初年到中后期政坛的真实写照。“三十余年中,局面往往异”几句是说张居正任首辅期间对言官的高压政策,造成言路不畅。钟惺十分痛恨这种情况,他认为压制官员的言路会影响国家的发展。在张氏死后,无人能完全控制政局,终于言路畅通,但当时政局混乱,大臣们围绕着立储问题纷?#21672;?#20070;,到后来甚至发展成为朝臣之间互相攻击,甚至连首辅都被痛骂,有些首辅干脆辞职不干,一度出现过内阁无人的局面。“迩者增谏?#20445;活?#30053;已备”之后表现的就是这种混乱的政局。钟惺不?#19981;?#24352;居正禁锢朝政,但是他更加不忍心看到朝臣为了功名利禄互相攻击,荒废国事。在这首诗中,钟惺批评了大?#23478;?#25915;击为能事的无聊心态,同时也把矛?#20998;?#21521;?#23454;郟?#35773;刺?#23454;?#33618;废怠政。所?#28304;?#35799;一出,“一时耳日亦觉振动,后渐为人所觉,即被弹章”。[3]
  三、关注民生疾苦。如?#30563;?#34892;?#25945;濉纷?#35799;中的一首:
  虚船也复戒偷关,枉杀西风尽日湾。舟卧梦归醒见水,江行怨泊快看山。弘羊半自儒生出,馁虎空传税?#22815;埂?#36817;道计臣心转细,官钱曾未漏渔蛮。[4]
  这首诗揭示了劳动人民的?#20102;?#29983;活,晚明时期政治黑?#25285;?#32479;治阶级挥霍无度,为了获取更多的利益,当权派给劳动人民摊派了花样繁多的税收。这首诗讲的是渔民为了躲避税收一直躲在船上不?#19968;?#23478;,可?#35789;?#36825;样也未能逃过政府爪牙的魔?#30130;?#20381;然被追回要求交钱。这首诗歌是组诗?#30563;?#34892;?#25945;濉?#20013;的一首,这部组诗共12首,创作于万历三十六年,是钟惺首次离家前往南京路上的所见所闻,虽然这时他还未入仕,但是政治敏锐性?#27973;?#24378;,?#30563;?#34892;?#25945;濉?#20174;各个角度去展现当时劳动人民实实在在的生活,观察入微,批驳透彻,充分展示了作者对终年?#37327;?#21364;被?#21387;?#24178;净,无衣无食的贫苦百姓深切的人道主义同情和对统治阶?#30563;?#22882;淫逸、穷凶极恶、残酷压榨行为的严厉谴责。另外还有?#23545;?#26086;?#25226;?#27468;和苏弘家符卿?#26041;?#30340;也是贫民阶层的悲惨生活。诗中有“犹?#27973;?#20013;岁戊子,斗米二百钱未已。而时糴贷反能支,未见确然皆饿死。后一?#22806;?#26007;百钱,满眼郊原?#20405;?#22825;。可见公私钱渐空,有年难于昔无年。”[5]表现了晚明时期人民的艰难生活、困顿无依甚至被活活饿?#28291;?#21478;外国库也出现问题,?#29616;?#20111;空,折射出晚明?#29616;?#30340;经济问题及社会危机。
  从以上作品可以看出钟惺的确是?#21335;?#22269;家,外忧内患、政局混乱、?#23454;?#24608;政等等一系列的问题他都看在眼里、急在心中,可是作为一个?#22270;?#30340;官员他?#27835;?#21147;?#35851;涫裁矗?#25152;以只有通过自己的诗歌表达作为知识分子的焦急与愤慨。后世有人污蔑钟惺不关心现实,只写“幽峭”的作品,从这里看出与其本人是极为不符的。
  注释:
  [1]、钟惺著,李先耕、崔重庆标校:《隐秀轩集》卷第六,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年版,第72?#22330;?
  [2]、钟惺著,李先耕、崔重庆标校:《隐秀轩集》卷第二,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年版,第7?#22330;?
  [3]、转引自陈广弘:《钟惺年谱》,复旦大学出版社1993年版,第52?#22330;?
  [4]、钟惺著,李先耕、崔重庆标校:《隐秀轩集》卷第一○,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年版,第153?#22330;?
  [5]、钟惺著,李先耕、崔重庆标校:《隐秀轩集》卷第五,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年版,第65?#22330;?
  参考文献:
  1、钟惺:隐秀轩集「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
  2、陈广弘:竟陵派研究「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6.
  3、邬国?#21073;?#31455;陵派与明代文学批评「M].上海:上海出版社,2006.

相关热词搜索:诗作 浅谈 诗歌 现实

版权所有 律师资料网 www.qfoxi.club
野生熊猫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