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上最后的夜晚解析【地球上最后的夜晚】

发布时间:2019-10-21 01:10:58 来源: 法律文书 点击:

  《地球上最后的夜晚》由十四个故事组成,大部分故事的主人公是“B?#20445;?#19968;个智利流亡者,在南美和?#20998;?#28459;无目的地游荡,串起了他同时代的其他人的故事,几乎都是在流亡生活中理想破灭的一代人,如何挣扎于边缘,困于梦魇。这些人犹如在一场梦中,在不同的故事中不断改换?#21028;?#35937;、名字或背景。评论家们普遍认为,波拉尼奥在短篇小说领域展现出来的纯熟技巧,堪与卡夫卡和博尔赫斯媲美。
  情况是这样的:B和B父去阿卡普尔科度假。一大早,清晨六点,父子俩就要出发。那天夜里,B睡在父亲家里。没梦,或者就算有梦,一睁眼也忘了。听见父亲在卫生间。向窗外望去,一片漆黑。B不开灯,穿?#24459;选?#31561;走出卧室的时候,父亲已经在桌旁看前一天的体育报纸了。早饭已经做好了。咖啡,牧场煎蛋。B问候父亲后,走进卫生间。
  B父的汽车是1970年的福特?#22885;懟?#20845;点半,父子俩上车,开出城?#23567;?#22478;市就是墨西哥城联邦区。B和父亲出城短暂度假的那一年是1975年。
  一般来说,旅行总是愉快的。父子俩离开联邦区时有点冷,开始进入格雷罗州的炎热地区,热起来了,他们不得不脱?#26053;?#34915;,打开?#33633;啊?#36215;初,车外的风景完全吸引了B的注意力(他觉得令人感到惆怅)。但是,几小时后,群山和森林变得单调乏?#35835;恕决定?#25925;?#30475;书为好。
  在到达阿卡普尔科之前,B父把车停在了路旁的一个饭摊前。摊子上在出售绿鬣蜥。B父?#35782;?#23376;:咱们尝尝,好吗?B父走近绿鬣蜥,看见它们还活着,微微动弹。B靠在?#22885;?#36710;的挡泥板上,看着父亲。B父不等儿子回答,就要了一块绿鬣蜥肉。到了这个时候,B才离开?#22885;?#36710;,向?#30701;?#39277;摊走去。就是四张餐桌和一个清风吹?#26790;?#24494;摇动的遮棚而已。他在距离公路最远的位子上落座。B父要了啤?#21860;?#29238;子俩卷起了袖子,敞开了?#22330;?#29238;子俩穿的是白衬衫。为父子俩服务的男子则相反,身穿长袖黑衬衫,好像炎热并不影响这位服务员。
  服务员问:是去阿卡普尔科吧?B父点点头。父子俩是这饭摊上仅有的?#26216;汀?#20844;路上,车辆来来往往,不停车。B父起身,向饭摊后面走去。起初,B以为父亲是去解手的,但很快就明白了:父亲是钻进厨房去看如?#38395;?#39274;绿鬣蜥的。服务员?#37027;?#36319;在B父后面。开始?#19981;?#30340;是B父,接着是那服务员,最后是个女子的声音。但B没有看见她。B满头大汗。眼镜又湿又脏。摘下眼镜,用衬衫下摆擦擦。等到再把眼?#33633;?#22909;的时候,发现父亲正在从厨房那边望着他。实际上,他只看见了父亲的脸和肩膀的一部分,其余的部分被一块有黑点的红门帘挡住了。有一阵子,B觉得红门帘不仅分开了厨房和饭摊,还分开了两个时代。
  于是,B转移视线,回到书上来。书在餐桌上,是打开的。是本诗集。是法国超现实主义的作品选,译者是阿尔多·贝叶格里尼,阿根廷超现实主义诗人。两天前,B开始阅读这本书。他?#19981;丁O不?#37324;面诗人们的照片。有于尼克、德斯诺斯、阿尔?#23567;?#20811;勒维尔的照片。书很厚,有个透明的塑料封皮。包书皮的不是B(他从来不包书皮),而是一位特别讲究细节的朋?#36873;?#36825;时,B转移了视线,偶尔翻翻诗集,他看到了居伊·罗塞的照片和诗作。等到他再抬头找父亲的时候,父亲不在那里了。
  真热得喘不过气来。B很想回首都去,但是不走,至少现在不走,他心里明白。过了一会儿,父亲来到了他身边。二人吃起辣酱绿鬣蜥肉来,喝更多的啤?#21860;?#40657;衬衫服务员为父子俩打开了半导体收音机。于是,朦胧的热带音乐与树林的?#25104;成?#20197;及公路上过往的车辆声混合在一起了。绿鬣蜥肉有鸡肉的味道。B不大肯定地说:比鸡肉柴。父亲说?#20309;?#36947;很好嘛。又要了一块。父子俩喝加了肉桂粉的咖啡。端来绿鬣蜥的是黑衣服务员。但是,送来咖啡的却是厨娘。她年轻,像B一样年轻,身穿?#21672;?#30701;裙和带白花的黄色衬衫。B认不出那是?#35009;?#33457;,也许根本不存在吧。喝咖啡的时候,B感觉不舒服,可是没说?#35009;礎?#20182;抽烟,?#32431;?#24494;微摇动的遮棚,好像有一线水丝下雨后挂在遮棚上不动了。B想:这不可能啊。父亲问他:你瞅?#35009;?#21602;?B说?#36203;?#26842;。像是静脉,B这么想,可没说出口来。
  黄昏时分,父子俩到了阿卡普尔科。二人在临海的街道上闲逛了一会儿。?#33633;?#24050;经落下,海风吹乱了父子俩的头发。他俩把车子停在一家酒吧旁边,进去喝点?#35009;礎?#36825;一回,B父要了龙舌兰?#21860;想了想,也要了龙舌兰?#21860;?#37202;吧很现代,有空调。B父跟侍者聊天,问他海滩附近有?#35009;?#26053;馆可住。父子俩回到?#22885;?#26049;边的时候,天上已经有了星星,B父看上去一天以来第一次有了倦容。但?#25925;?#36305;了两家旅馆,由于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父子俩都不满意。到了第三家方才看中。第三家名?#23567;?#28165;风?#20445;?#19981;大,有游泳池,距离海滩只有三五步之遥。B父?#19981;丁也?#19981;丁?#30001;于气温?#20572;?#26053;馆空空荡荡,价位可以接受。父子俩的房间里,有两张单人床以及带淋浴的小卫生间;惟一的窗户面朝旅馆庭?#28023;?#37027;里有游泳池。B父本希望窗户面对大海才好呢。二人很快发现空调没开。但是,房间里相当凉快,因此没?#31471;摺?#20110;是,安顿下来,打开各自的行李箱,把衣服放进衣柜。B把书放在?#39184;?#26700;上。开始换衣服。B父去洗冷水澡。B只是洗洗?#22330;?#27927;漱完毕后,父子俩出去吃晚饭。
  在旅馆服务台,他俩看见一个矮个,长着兔牙。是个年轻人,看上去态度友好,建议父子俩去一家旅馆附近的餐馆吃饭。B父向他打听?#35009;?#22320;方好玩。B明白父亲的话。那服务员不明白。B父说,就是有活动的地方。B说:就是能找到姑娘的地方。服务员说:啊,明白了。片刻间,父子俩没动,没说话。服务员弯腰,消失在柜台后面去了。再露面的时候,手里拿着一张卡片,递给了B父。后者?#32431;纯?#29255;,问这地方是不是安全可靠。问完之后,掏出一张钞票。服务员立刻抓了过去。
  但是,那天夜里,晚饭后,父子俩?#25925;?#30452;接回旅馆了。
  第二天,B醒得很早,?#37027;牧?#28020;后,刷牙,穿上泳衣,离开了房间。旅馆食堂没人。B就决定在外面吃早饭。旅馆所在的街道向下直通海滩。那里只有一个少年在出租冲浪板。B问一小时收费多少。少年说了一个数。B觉得价格合理。于是,租了一个冲浪板之后,就下海了。海滩对面有座小岛。B踏着冲浪板向那里进发。起初,有些费力,但很快就掌握要领了。这个钟点的海水清?#21644;?#20142;。到达小岛前,B觉得冲浪板下有红鱼,长约半米,成群结队地涌向小岛。B也冲向小岛。
  从海滩到小岛全程需要刚好十五分钟。B不知道,他没表,觉得时间很长。游到小?#28023;?#20182;觉得遥遥无期。就要到达小岛之前,意外的大浪拦住了他的去路。小岛沙滩的沙子与旅馆前的沙土大不相同。后者的沙土也许是早晨的缘故,是金褐色的(但B并不觉得如此);小岛的沙子是雪白的,闪闪发亮,看时间长了,感觉刺眼。
  B于是停止划水,不管风吹浪打,纹丝不动。海浪缓缓地把他从小岛附近推开。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冲浪板已经?#35828;?#20102;半?#20998;醒搿算计了一下距离,决定返回。这一次,回头路愉快多了。到了海滩,出租冲浪板的小伙?#28216;?#20182;是否?#24418;侍狻说:没?#23567;?#19968;小时后,B还没有吃早饭,回到了旅馆,看见父亲坐在食?#32654;錚?#30524;前摆着咖啡和一个有剩余面包片和鸡蛋的盘子。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过得相?#34987;炻摇?#24320;车瞎转,从车里看人;有时下车,喝冷饮,?#21592;?#28608;凌。下午,B父卧在躺椅上睡觉的同时,B重读居伊·罗塞的诗歌、生平简介。
  一天,一群超现实主义者来到法国南部。他们打算弄到去美国的签证。德国人占领了法国北部和西部。南部在?#21561;?#25919;府保护下。美国领馆日复一日拖?#24433;?#29702;签证的时间。在这群人中,有重要的诗人,例如,布勒东、特里斯坦·查拉、佩雷,但是也有次要的诗人。居伊·罗塞就属于次要诗人。B想,从照片上看,他属于次要诗人。居伊人丑,但衣着讲究,像个部委低级官员或者银行职员。B想,到此之前,虽说有不和?#24120;?#20294;一切正常。每天下午,这群超现实主义者们都在港口附近一家咖啡馆里聚会。制订计划,聊天。居伊场场必到。但是,有一天(B觉得是黄昏时分)居伊失踪了。起初,没人想起他来。他是个次要诗人,这些人常常被人忽?#28020;?#20294;几天后,大家开始找他了。在他居住的旅馆里,没人知道他的情况。他的行李、书,没人动过。为此,如果说居伊不交房钱就走了,那是不可?#23478;?#30340;。但是,在蓝色海岸地区的有些旅馆里,也是常有的事。朋友们在找他。大家走遍了医院和宪兵拘留所。没人知道居伊的情况。一天上午,签证下来了。大部分人上船去美国了。留下的人是那些永远拿不到签证的人。大家很快忘记了居伊,忘记了居伊的失踪,个个忙于找个安全的地方,因为那年月群体性失踪和被杀事件是家常便饭。

相关热词搜索:夜晚 地球上

版权所有 律师资料网 www.qfoxi.club
野生熊猫闯关
酒店网上分销赚钱 小游戏app如何赚钱 全自动赚钱手机版 开个收垃圾店赚钱吗 在家画漫画怎么赚钱 苏宁赚钱攻略 影视工作室靠什么赚钱 地下城满级后赚钱攻略 国内的机票能赚钱吗 短线外汇那么赚钱为什么还要带别人 支付宝赚钱存到商家服务 开砂锅饭能赚钱吗 靠手机赚钱还送礼物是真的吗 2018最新看资讯赚钱ap 赚钱的软件 微信提现 真实的 送商能赚钱是真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