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合作倾向性的培养策略 大学生性格倾向性测试结果

发布时间:2019-06-11 01:35:55 来源: 案例分析 点击:

  [摘要]大学生合作倾向性对他们今后的工作、学习、生活适应有着重要影响,目前研究发现,大学生合作倾向性的现状低于预期,如何培养大学生合作倾向性?研究者基于实证研究的结果,从人际信任、自我控制两个视角出发,在个人、班级、学校三个层面上提出了具有操作性和实践性的建议。
  [关键词]大学生 合作倾向性 人际信任 自我控制
  [中图分类号]G642.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5349(2013)02-0243-01
  研究者认为,人际关系质量会影响合作,个体的自我控制能力也会影响合作,人际关系的质量可以通过人际信任间接?#20174;場#?#29579;磊,2010)因此,人际信任、自我控制与合作三者之间存在某种关联。同时,有研究者认为,对于合作过程中的动机应该加以关注,研究者应该研究合作意向(赵俊茹,2002),即合作倾向性。
  研究发现,对124名大学生进行人际信任、合作倾向性量表的施测,施测时间为学期初和学期末,结果发现,第一次施测的人际信任得分与第二次施测的合作倾向性得分存在显著性相关,相关系数为0.21(p<0.05),而第一次施测的合作倾向性得分与第二次施测的人际信任得分之间相关不显著,根据交叉——滞后法的观点,这?#24471;?#20010;体的人际信任水平可以预测个体的合作倾向性水平。利用结构方程模?#22270;际酰?#21457;现自我控制在人际信任、合作倾向性之间存在显著性的中介效应,即人际信任通过自我控制影响个体的合作倾向性。(王磊,2011)因此,在培养个体合作倾向性的策略上,必须考虑人际信任与自我控制两个因素。
  社会心理学家杜瓦斯认为,社会心理学存在四种解释水平,一种水平是个体内水平,只考虑个体本身,不考虑他与社会环境的互动;一?#36136;?#20154;际和情境水平,考虑人与人之间的互动;一?#36136;?#31038;会位置水平,考虑的是群体对个体的影响;一?#36136;?#24847;识形态水平,考虑的是群体与群体之间的关系对社会的影响。合作倾向性既包含了个体自身,也?#20174;?#22312;人与人之间,也?#20174;?#22312;人与组织、群体,也?#20174;?#22312;群体与群体之间,因此,在培养合作倾向性的策略上,要考虑不同水平层面的培养策略。我们认为,培养个体合作倾向性,需要从个体自身、班级、学校三个方面进?#26657;?#20174;而真正提高个体的合作倾向性。
  一、在个人层面上,需要培养个体的目标意识和抵制诱惑能力
  自我控制对于大学生合作倾向性有着积极影响,自我控制的实质就是为了目标选择坚持,抵制一切影响目标实现的因素。
  教育部明确规定大学生职业生涯规划课程作为必选课在大学开设,同时重视大学生实践能力培养,职业生涯规划课程侧重培养学生的未来规划意识,不同年级对于未来的态度是不同的,在大学生职业生涯规划课程上,应该分年级进行不同形式的训练,比如一年级进行自我?#29616;教鄭?#22823;二进?#24615;?#19994;训练,大三进行技能培养和实践锻炼,大四进行岗位实习,这样既培养了学生的目标意识,同时在坚持目标的过程中也培养了个体抵制诱惑的能力。
  二、在班级层面上,培养班级氛围,形成“我们”意识
  人际信任的养成在于人际之间的接触,有共同行动的经历,其中更为关键的是对共同经历结果的解释。比如任务失败后,团?#26144;?#21592;如何解释,是作为大家共同的责任,还是出现推?#23545;?#20219;,把失败看成大家共同的责任更有利于合作倾向性的培养。因此,“我们”意识的培养更为关键。如何养成“我们”意识,在大学中一个重要途径就是课程学习,目前,大学课程学习中小组学习的形式越来越多,而对于小组作业成绩的评定可以采用以下形式:小组作业的成绩是团?#29992;?#19968;个成员的平时成绩,小组作业好则每个成员的成绩都好,小组作业差则每个成员的成绩都差,从而把团?#26144;?#21592;紧密联系在一起,形成“我们”的意识。研究者通过准实验的方式,发现共同目标训练方案能够有效提高大学生的合作倾向性。(王磊,2011)
  三、在学校层面上,合作氛围的塑造更为关键
  从众理论提醒我们:个体形成很容?#36164;?#21608;围环境的影响。《群氓的时代》的作者指出,“不借助于个体心理学,也许不能明白有人为何要杀人如麻;没有群体心理学,则人们永远无法理解,为何仍会有那么多人认为他不但做得正确,并且伟大无比”。因此,学校对于合作氛围的塑造就非常关键。根据现实群体冲突理论,当几个群体发现他们在为同一种物质?#35797;?#36827;行竞争时,自己所属群体的团结?#24615;?#24378;,因此,组织不同形式的竞赛能够有效激发个体与个体之间的合作,久而久之,个体就会形成合作意识。比如,可以组织班级之间的竞赛,专业与专业之间的比赛,学院与学员之间的竞赛,这种比赛的特点就是以群体或组织的形式进?#26657;?#22686;强群体内部的归属感和熟悉?#26657;?#20419;进群体内部的信任?#26657;?#36827;而提高个体的合作倾向性。同时,这种竞赛也有利于不同民族的大学生之间互相接触,从而减少对其他民族大学生的偏见意识,促进不同民族大学生的互助行为。
  【参考文献】
  [1]王磊.个体与群体视角下的合作倾向性研究[M].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11.
  [2]赵俊茹,李江霞.关于合作行为的研究述评[J].天津市教科院学报,2002(3):59-62.
  [3]王磊.大学生合作倾向性培养的实证研究[J].高等教育研究,2011(12):93-96.

相关热词搜索:倾向性 培养 策略 合作

版权所有 律师资料网 www.qfoxi.club
野生熊猫闯关